产品分类

新闻资讯

咨询热线

0539-12345678
地址:山东省临沂市沂蒙国际财富中心
传真:0539-12345678

五金

当前位置:主页 > 五金 >

盐业银行的艺术品质押与张伯驹的书画收藏

发布时间:2020-12-04

“予所收蓄,不必终予身为予有,但使永存吾土,世传有绪,是则予为是录之所愿也。”这是大收藏家张伯驹先生在其自撰《丛碧书画录》中的一段话,也是对自己一生收藏的感言,他的收藏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达到了中国近现代收藏历史中的最高峰。2018年4月,“予所收蓄,永存吾土—张伯驹先生诞辰120周年纪念展”在故宫博物院开幕。展览以国有博物馆中经张伯驹先生鉴藏的古书画为限,汇聚了故宫博物院、国家博物馆、吉林省博物院的33件套书画珍品。此次展览再次将张伯驹先生以及他的收藏推入了人们的视野。张伯驹的书画收藏经历离不开早期盐业银行的艺术品质押事件,本文从艺术收藏与相关金融理论的观察角度,对张伯驹的书画收藏以及盐业银行的艺术品质押业务进行探讨,阐述早期盐业银行的艺术品质押业务对当代艺术品金融的全面发展构建起到的积极启示性作用,以此拓宽现代艺术收藏和艺术品金融模式的路径发展。

image.png

张伯驹像

一、张伯驹的书画收藏与早期艺术品质押

张伯驹先生1898年3月生于河南项城,生父张锦芳,后过继于伯父张镇芳。他天资聪颖,家学深厚,7岁入私塾,9岁能写诗,从小便享有“神童”之誉。他是民国时期著名的鉴赏家、书画家、词学家、京剧表演家,与张学良、溥侗、袁克文合称为“民国四公子”。原名家骐,字丛碧,别号游春主人、好好先生,稍长后又自命“冻云楼主人”。30岁时开始涉猎书画收藏,借助其浓厚的兴趣、其父张镇芳打下的丰厚的家底,收藏了堪称艺术史上佳作的如西晋陆机的《平复帖》、隋代展子虔的《游春图》、唐代杜牧的《赠张好好诗》、宋代杨婕妤的《百花图》、宋徽宗的《雪江归棹图》、蔡襄的《自书诗》、明代唐寅的《王蜀宫妓图》等作品。他将自己曾经过手蓄藏的117件书画名迹著于其著作《丛碧书画录》中,被称为“天下第一藏”。张伯驹先生之所以令人钦佩,除了其藏品的数量之多和质量之精,更是由于其所具有的常人难以企及的收藏的境界。早期,他斥巨资收藏的作品,除了自己对收藏的喜好,更是为了不让稀世文物盗卖到海外。新中国成立后,张伯驹曾任故宫博物院专门委员,国家文物局鉴定委员会委员,吉林省博物馆副馆长,中央文史馆馆员。他将自己收藏的大量国宝级的书画珍品捐献给故宫博物院和吉林省博物院。此次张伯驹先生诞辰120周年纪念展所展出之书画即是张伯驹先生的部分捐赠。书画家刘海粟说:“他是当代文化高原上的一座峻峰。从他那广袤的心胸涌出四条河流,那便是书画鉴赏、诗词、戏曲和书法。四种姊妹艺术互相沟通,又各具性格,堪称京华老名士,艺苑真学人。”红学家周汝昌说:“我所平生见到的文化高人很多,这样的人也少少的。”文物鉴定家史树青说:“我们近代没出过这样高的人,有学问的人,有涵养的人。”

张伯驹与盐业银行

张伯驹的书画收藏与其父亲张镇芳创办的盐业银行密不可分。张伯驹的父亲张镇芳是兴起于北洋早期的财阀之一,与袁世凯是姻亲关系。张镇芳于1915年3月联合军阀张勋以及那桐等前清贵族,共同在京设立带有专业银行性质的盐业银行。盐业银行是中国近代银行业发展史上最著名的银行,与金城银行、中南银行、大陆银行并称为“北四行”。作为在四家银行中成立时间最早的银行,它依靠雄厚的实力位列商业银行之首。张镇芳主持盐业银行仅三年,因参与张勋复辟被捕入狱,1918年由吴鼎昌出任总经理达三十年之久。虽然张氏父子主导不了盐业银行的运营及业务,但作为创始人,父子二人在盐业银行分别担任董事长和盐行监事一席。张伯驹以“少东家”自居,且分有红利。

父亲创办盐业银行期间积累的雄厚资本,为日后张伯驹的收藏提供了重要的资金支持。父亲去世后,除了父亲遗留的家产,他陆续向盐业银行透支金额达到四十万元用以收藏贵重书画。他在《盐业银行与北洋政府和国民党政权》一文中曾谈道:“一九三三年我父亲张镇芳去世,遗有盐业股票五十万元,但那时股票已不如以前值钱,我以三十万元归天津家用,自己拿去二十万元作为北平家用。我以这些钱购进了我喜爱的宋元字画,以后陆续向盐业透支到四十万元收购字画。”雄厚的家底,官宦之后,以及盐业银行“少东家”的社会地位,为张伯驹的收藏提供了充分的物质条件。

盐业银行的艺术品质押为张伯驹提供收藏机遇

清帝退位后,民国政府拨给皇室的经费难以维持溥仪的生活需要,溥仪便自作主张,多次将宫中珍宝书画抵押变卖。北洋政府故宫博物院在接管故宫物品过程中,发现清皇室内务府与北京盐业银行 1924 年所签合同。该合同规定,清皇室内务府以公众所存宝册、古乐、金钟及各种金器为抵押,向盐业银行借款八十万元。

原文如下:

清皇室与北京盐业银行所立合同清皇室内务府/北京盐业银行,以下简称内务府/银行今因内务府需用款项,向银行商定条件如左:

第一条,债额以北京通用银圆八十万元为限,十足交款,不折不扣。

第二条,利息每百元按月给息一元。

第三条,借期以一年为期,如能于期内提前陆续筹还,利随本减,照数计算。

第四条,押品以金器等件存储银行,作为此借款抵押,另开清单备查。

第五条,此项债额到期如不能偿还,得以押品变售作价抵还本利,届变售时,由内务府会同银行办理。如变价有余,由银行将款缴还,设有不足,由内务府负责补偿足数,或另以他项物品交由银行会同变价备抵。

第六条,此项借款合同及押品清单,缮写二份,由内务府、银行各执一份为据。

中华民国十三年五月三十一日立附件为抵押宫中古物清单,这批抵押物品中主要有册封皇太后、皇后的金册、金宝箱、金塔、金盘、金编钟和其他金器。十六个金编钟作价四十万元,另四十万元的抵押品则是:八个皇太后和五个皇后的金宝十个,金册十三个,以及金宝箱、金印池、金宝塔、金盘、金壶等,计重一万零九百六十九两七钱九分六厘,不足十成的金器三十六件,计重八百八十三两八钱,另加上镶嵌珍珠一千九百五十二颗,宝石一百八十四块,玛瑙碗等珍品四十五件。

可见,盐业银行在除却金融行业的常规业务以外,还拥有一项特殊的业务—对宫中文物等艺术品的质押。作为盐业银行的“少东家”,又对书画有着浓厚的兴趣,这项业务无疑为张伯驹的收藏提供了许多机会。一旦有艺术品没有赎回,盐业银行需要出售,便为张伯驹提供了便利。

image.png

[晋]陆机 平复帖 23.7cm×20.6cm 纸本 故宫博物院藏

张伯驹在《五代阮郜阆苑女仙图卷》一文中也提到,溥仪正窘迫时期,“愿以四十件书画售日金四十万元”。陈宝琛的外甥刘可超将其中四件质押至盐业银行,盐业银行经理朱虞生“约余往观,则为关仝的《秋山平远图》、李公麟的《五马图》、黄庭坚的《摹怀素书》、米友仁的《姚山秋霁图》四卷,开价《秋山平远图》五万元,《五马图》三万,《摹怀素书》、《姚山秋霁图》各两万元”,实际押款两万元,押款两个月后,只取走了《五马图》,“《姚山秋霁图》则以一万元售于余”。剩余两件押五千元,半年后取走了《秋山平远图》。最终,辗转八个月多,张伯驹通过盐业银行的质押,以一万五千元收藏到米友仁的《姚山秋霁图》和黄庭坚的《摹怀素书》。朱虞生病逝后,“所藏……尽归余,与关仝等四卷,皆在四十件之数”。此次溥仪质押出的四十件书画,最终张伯驹通过盐业银行得到了七卷。

二、盐业银行艺术品质押的发展——艺术金融模式之雏形

艺术品质押的前身应属我国传统的典当行业。艺术品典当在清末民初时期较为常见,清后期典当行业的专书《典务必要》规定,“凡分幼学须知、珠论、宝石论、论首饰、毡绒、字画书籍、布货、皮货、绸绢等九篇”,并对各种珠宝进行了等级定价。可见,典当行业在当时也能够进行宫中的一些艺术品的质押。清皇室放弃典当行而向银行进行质押,一方面是由于皇室与主宰银行的财阀之间联系紧密,最主要的是由于银行等金融业在当时发展已经举足轻重,成为社会生活中重要的角色之一。

据笔者查阅相关史料,不只是盐业银行,大陆银行、汇丰银行也进行过文物艺术品的质押。溥仪大婚前夕,民国政府拨给清皇室的经费难以维持小朝廷的财政日常,为了节款的发放、皇帝婚礼筹备等,在皇室的授意下首先向汇丰银行借款五十万元用于节款的发放。绍英日记记载:“九月初八日……与宝、耆大人商酌拟定期往见聂统领、王将军商议运出金器事接邓君翔来函报告所有金器除另留之外均已代售又代售出两种债票结清,除还该号借款外尚存五万有零又尚存两种债票三百三十余万也此函交银库收存以备考核。”这批金器通过王懋宣疏通了当时的京师宪兵司令车庆云,顺利地运至汇丰银行,并代售部分。溥仪大婚以后,皇室再次与大陆银行协商,分两批次借款八十万元,第一批抵押品是抵押在汇丰银行的金器,第二批是古玩等,并与1924年5月1日签订了正式合同。

通过以上早期各大银行的艺术品质押的金融业务可以看到以盐业银行为代表的银行业对艺术品的质押,其实质是一种将资本与艺术品市场结合的雏形,开创了艺术与金融、收藏与金融结合的新模式,为现代的艺术质押业务发展以及全面艺术品金融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image.png

[隋]展子虔 游春图卷 43cm×80cm 绢本设色 故宫博物院藏

三、艺术品质押在当代:以银行为依托的艺术品质押融资的新发展

如果清末民初盐业银行等银行所进行的艺术品质押是银行业中艺术品与金融结合的雏形,那么现阶段我国银行等金融机构所进行的艺术品质押融资则是对艺术与金融结合模式的探索。质押融资是银行的基本业务,艺术品质押是艺术品与金融结合的最基础的模式与业态,是一种有效且稳定的融资方式。目前,国内外开展艺术品质押融资业务的不仅有银行、小额贷机构,还有拍卖机构。国外以银行机构、典当、信托等为代表的艺术品质押融资市场经过多年发展已经相对比较成熟,体系比较健全。以美国为例,由于具有权威可信的评估鉴定机构,基于《美国统一商业法典》为艺术品质押融资业务提供健全的艺术品市场法律环境,以及被广泛接受和认可的《美国评估准则》,最主要的艺术评估机构Appraisers Association of America和American Society of Appraise出具的评估报告能够被社会认可,所以美国的艺术品评估体系相对成熟,艺术品质押业务的风险也可以有效控制。相对完善的法律体系,相应的担保、保管机构,配套的运输、保险业务,艺术品质押融资业务实践已经形成了一套完整的机制,乃至成为一种标准化的运营模式,艺术品确权、鉴定、估值、征信等支撑体系发育较为完善。根据德勤发布的《2016年艺术与金融报告》的数据显示,美国有69%的金融机构为艺术品担保贷款相关服务,包括美国信托公司、摩根大通、高盛公司、花旗银行私人银行在内的银行、各种小贷公司以及苏富比、佳士得、邦瀚斯等在内的拍卖机构,其近五年来贷款额度的年增长率分别达到了15%、13%以及30%,充分显示出了市场需求量的快速扩张和市场的信心。

国内的各银行、金融机构也在提供着艺术品质押相关的服务。据官方报道,2009年,潍坊银行首次在银行中开启艺术品质押贷款业务,以李苦禅、于希宁等画家的书画艺术品为质押标的物,成功发放262万元人民币贷款。此后,深圳市同源南岭文化创意园以艺术品作质押,获得建行深圳市分行贷款。同年7月,民生银行在福建试水寿山石质押融资。另外,长安银行发放艺术品质押产品“兰台贷”,只针对某一位艺术家的书画作品发放贷款。银行作为最具有公信力的出资机构,对质押的环节中对风险的控制也最为严格。以潍坊银行为例,潍坊银行在此项业务中创造性地提出了“预收购人机制”,区别于典当以及小额贷款机构,以第三方担保的形式为标的物提前找好预收购人,发挥银行的平台作用,由预收购人对标的物鉴定及评估。在交易中,加入了风险控制的环节,不仅对出质人进行贷前调查,对作为标的物的艺术品的鉴定评估等准入环节交由“预收购人”完成,创新性地将第三方担保转化为预收购交易模式。出质人在与银行签订质押合同的同时,与预收购人签署“质押艺术品远期交易合约”,通过契约管理明确预购艺术品的真实意思,约定艺术品的远期交易和交付条件,一旦出质人违约,此标的物能够最快地由收购人处置,绕过了鉴定难、评估难的壁垒,将风险转移,保障了艺术品质押融资业务的顺利开展。除了银行,一些小额贷款公司和拍卖机构也在积极探索质押融资的新模式。除传统的质押业务,国内的一些拍卖机构借鉴国外先进经验,在拍卖前对艺术品实行“第三方保证”模式。其运营模式为,拍卖行与第三方机构合作,提前将拍品议价预售,以拍品为质押物,如果拍卖价格高于预售价,则第三方机构与拍卖行共享佣金,如果拍品流拍或低于预售价,则第三方机构回收此拍品。2016年上海嘉禾拍卖公司秋拍中的部分作品即采用了“第三方保证”的模式。实行第三方保证机制,有效地缓解了拍卖行的资金压力,同时通过对市场环境和趋势引导和判断,有效地提升了市场活跃度。

回到当代看个人收藏和机构收藏,越来越多的金融资本介入到艺术领域。在金融资本进入艺术领域,艺术品市场逐步金融化的市场环境下,艺术与金融的联系愈来愈紧密,已不再是类似早期盐业银行的单一艺术品质押融资业务。艺术品与金融相结合而产生了愈来愈多样的业态,除了艺术品质押融资,艺术品基金与信托、艺术保险等业态产品,围绕大数据、云服务等新技术的综合服务平台技术也成为艺术品与金融发展的方向。

文章作者:祝捷

上一篇:翡翠和玛瑙哪个更好 该如何选择?

下一篇:没有了

返回
地址:山东省临沂市沂蒙国际财富中心    电话:0539-00000000    传真:0539-00000000
     ICP备案编号: